“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尿毒症小夥兩年捧出六項發明

88book8.com凯发网址

2018-10-04

  新華社長沙6月11日電題:“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尿毒症小夥兩年捧出六項發明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謝櫻  28歲的他身患尿毒症▓,每天要為自己做4次透析▓,病榻上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能夠維持多久,但他強忍病痛▓、拼命科研,兩年內捧出了6項發明。 為了讓更多的人能減少病痛的折磨,他毅然選擇成為眼角膜等器官捐獻的志願者▓,他説:“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 ”  每天給自己做四次透析維持生命  在長沙理工大學理科樓一樓大廳的位置,擺放著一臺“共享打印機”▓。 只要將要打印的文件上傳▓▓,點擊係統“生成二維碼”▓,然後將二維碼對準共享打印機掃碼口,便可打印出文件▓。   這臺完全免費使用的打印機,由于能快速解決學生需求,一度受到了學生的歡迎。

但在得知這是學校研究生鄒勇松自主發明、自掏腰包免費提供原材料的機器後▓,很多同學更願意“閒置”這臺共享打印機▓。 “鄒勇松患病▓,經濟已經很困難了▓▓,不想再增加他的負擔。

”他的同學説▓▓。   鄒勇松是長沙理工大學的一名研究生,也是學校的“知名人物”。

讀研以來,鄒勇松先後獲研究生數模競賽省級二等獎▓、國家級三等獎及國家獎學金,同時也是學校小有名氣的“發明達人”。

  鄒勇松出生在湖南省新化縣蘆茅村一個農民家庭▓▓,4歲時就被診斷出有腎炎▓▓,由于家境貧困,20多年來,一直進行著“有錢就治▓▓、沒錢就停”的斷斷續續的治療。

2017年6月,鄒永松被診斷為腎衰竭▓,如果找不到移植腎源,就只能靠透析維持生命。

  加熱透析液、紫外線燈消毒、鄒勇松熟練地把透析液通過管子導流至肚子上預留的口子裏,利用腹膜的過濾作用▓,將體內毒素和多余水分的排出……透析時,如果不小心進了空氣,渾身骨頭就會劇痛。   離開醫院之後,鄒勇松在沒有親人陪護的情況下,每天給自己做4次透析▓。

至今▓▓,已完成1000余次腹膜透析。   研究生二年級時▓,鄒勇松提前完成畢業論文,在一所高校無人駕駛研究所實習。

緊張的實習之余,鄒勇松還要堅持每天4次透析,而透析的地點是他租住地15樓露天陽臺的一個小帳篷裏。

時值冬天,寒風呼嘯,鄒勇松卻不願把透析室搬進溫暖的客廳:“因為是和別人合租的房間,我不想影響到別人。 ”  曾經,鄒勇松也有過絕望的時候,但很快就重新振作起來▓。 “有一天,我聽見爸媽在病房外説‘只要他活著▓,再怎麼難,也要治’。

我當時就哭了。

親人都沒有放棄,再説還有那麼多關心我的老師、同學▓,我怎麼能放棄”鄒勇松説。   用發明專利證明自己“活著”  盡管身體患病▓,鄒勇松卻沒有怨天尤人,反而時常想著怎樣服務社會。

“我的生命比一般人短,我的一生也許只是別人的半輩子▓,所以我要更加珍惜時光。

我的夢想是當科學家,如果能改善人們的生活,哪怕只是提供很小的便利,我都心滿意足,沒白‘活著’。 ”鄒勇松説▓。

  剛讀研究生時,鄒勇松在網上看到一則新聞▓,説的是一個需要救助的人由于堵車導致120救助不及時而死亡。 “有沒有辦法減少醫療緊急求援過程中的時間消耗,及時搶救傷病員呢?”鄒勇松開始在腦子裏醞釀。

  之後,鄒勇松的“一種緊急救助處理方法”申請國家發明專利。

如有人受傷需要救治,係統會根據用戶位置信息▓,將周邊醫院由近及遠進行排序,求助者可根據反饋信息進行自由選擇,並聯係醫院前來救援。

這樣既能提高救援效率,又滿足求助者的自主選擇需求。   鄒勇松還發現,衛星定位係統可能會受環境或天氣影響導致信號丟失,所以通常利用輪速或者慣性導航獲取車輛的瞬時位移增量來推算軌跡,從而輔助GPS定位▓。

但是,用慣性數據推算軌跡存在一個弊端,即誤差會隨著時間推移而累加▓。   鄒勇松通過在無人車輛上安裝多類傳感器實現優勢互補▓,採用數據融合算法實現更高精度的定位。 “多源融合定位▓,可以提高無人駕駛定位的精準度。 ”鄒勇松解釋。

  此外,熱愛科研的鄒勇松還獲得了“激光雷達自建實時地圖軟件”“自動打印機軟件”等軟件著作權。   “我們去看望鄒勇松時,發現骨瘦如柴的他在病床上都堅持學習、科研▓。

他總是一邊做透析一邊研究代碼編程。

”科研團隊的成員安志洋説:“為了讓他免于奔波,有更多的時間休息▓,我們總説讓他電話裏指導我們就好了,但他總是跑來實驗室手把手教我們,讓我們非常感動。

”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  “他有‘感恩’之心,更有實實在在的行動▓。 ”鄒勇松的研究生導師董國華説,“正是由于他身患疾病,所以他比一般人更珍惜時間,懂得時間的意義▓。 ”  鄒勇松一直心心念念的曾經幫助過他的人:“蘆茅小學康景賢校長不因我身患重症而拒收▓,親自我安排入學;中學班主任李洪佩老師為我申請各種補助和減免學費▓;大學時,一位退休教授通過學校資助中心每月資助我360元生活費,畢業時我想辦法找到他,他依然不告知名字;讀研後導師董國華教授無微不至地關心我▓,幫我籌集治病經費,聯係腎源;還有很多老師和同學為我捐款……”  想到這些▓,鄒勇松總是非常感慨:“我雖不幸,卻有幸遇到這麼多關心幫助我的人。 比起別人對我的幫助,我做的一切太微不足道了▓。 ”  “這世上還有很多人飽受病痛折磨▓▓。 ”因此,鄒勇松毅然在中國人體器官捐獻中心申請了捐獻器官和眼角膜:“人總有一死,如果能用我自己的器官延續他人的生命▓▓,這也算是最後的價值。

”  “泰戈爾有句詩‘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

’我把它記在了本子上▓。

不過,後來我做了一處改動▓▓,把‘要我’變成了‘我要’——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

”鄒勇松説。 +1。